当前位置:最新期货交易信息资讯喜欢的话
喜欢的话
2022-06-22

作者:小狮 来源:《意林》

阿彦从小就是大院里的皮猴儿,嘴贫,到处蹦趑。他贱兮兮地长到了十岁的时候,陈筠一家搬进了大院。

大院说是大院,其实是某机关单位所属分处,除了有家属楼,还有所属单位学校、单位医院……综合来看,就是个微缩社会。一个大院里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,家长们都在一块儿上班,孩子们都在一块儿上学,藏不住秘密,互相都熟得跟一家人似的。

阿彦第一次听说陈筠的名字,是家长们闲聊时说到的,说陈筠是个话少文静的女孩子。阿彦回想了一下大院里一起玩到大的那些疯丫头,实在想象不出来“话少文静”是个什么样子。他还信誓旦旦地说:我就不信了,遇上我还能话少?看我把她整治成话痨!

陈筠瘦瘦的,五官淡淡的,但阿彦就是莫名觉得这女孩子长得还怪好看的。可惜的是,陈筠好看是好看,气质却有点儿冷。

阿彦的话痨生涯遭受了第一次挫败。

学校的老师们都知道阿彦是个管不住的,就专门安排新来的陈筠和阿彦坐了同桌。这一安排,他俩就从小学一路当同桌到了高中。阿彦使出浑身解数,陈筠却连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他。阿彦没能把陈筠改造成话痨,反倒被陈筠压制得服服帖帖的,上课再也找不到人跟他说小話了。

他怎么想怎么觉得不甘心,对着陈筠就是一通问:陈筠你怎么回事啊?你为什么就不爱聊天呢?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?跟哥哥我聊聊呗?

眼见陈筠毫无反应,阿彦最后下了个结论:这天底下肯定就一个像你这样的人,你可真是个奇葩。

陈筠这次理他了,说:先撩者贱。

这天,聊不下去了。

到高三那年,有一回聊到高考的志向,周围的几个同学都聊得热火朝天,陈筠却还是看她的书,一言不发。阿彦故意想要惹她,就在旁边特别夸张地跟周围的人说:哎,对呀,高三了啊,咱大院里可没有大学,等高考结束,我就能摆脱陈筠了!终于!

陈筠肯定是听进去了,她看了阿彦一眼,头一次主动问了阿彦一个问题:你打算考去哪儿?

阿彦吓得一哆嗦:我不告诉你!

陈筠便再不搭理他了。

阿彦没想到,陈筠看着冷冷的,但其实并不是他以为的那样冷漠。

高考前夕,阿彦放学路过一条小巷子,竟然看见陈筠被几个小混混拦住了。阿彦急了,冲上去就拦在陈筠前头,一看小混混里有个眼熟的,就赶紧大喊出那个人的名字,又虚张声势地说:“我回头就告诉你妈去!”

人吓走了,阿彦急吼吼地就要教育陈筠:虽然都是一个大院里的,但总有那么几个不学好的,你平时连我们都不搭理,怎么惹上他们了?

陈筠难得没呛他,只是解释说:他们抢小孩的钱。

阿彦愣了一下,又说:那……那你也别硬刚啊,回家找家长呗!

陈筠还嘴硬,说:你管我?

阿彦快气死了,开口就是:我担心你呗!不担心我能管你?

陈筠愣了一下,突然没头没尾地跟他说:你不是问我,为什么不爱说话吗?

原来她父母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恩爱,其实早在陈筠出生那年就感情破裂。两人嘴上说着为了孩子不离婚,但都是各过各的,也根本没把孩子放在心上过。孩子天生是最会看人脸色的,哭过,闹过,没被人疼过,就不再开口要人疼了。

心一向大的阿彦头一回感觉到一颗心又酸又涩,脱口而出道:别哭,以后哥哥疼你。

陈筠白他一眼:滚。

两人大学真的考到了不同的学校。

阿彦被管束惯了,到了大学一下子如同被放出的野狗,欢快地浪了几个月,才想起来联系陈筠,问她大学过得怎么样。

陈筠给他发了一张截图,外加一句话:这天底下不止一个像我这样的人。

阿彦一看,陈筠发的是和一个男生的聊天记录。两人聊的内容不少,但都惜字如金,你一个字,我两个字的,看着居然还莫名有种和谐的感觉。

阿彦突然就酸了。

放假回老家,阿彦越想越气,找了大院里一起长大的兄弟倾诉心事:我觉得我可能是犯贱了,我感觉我喜欢上陈筠了!

兄弟居然还挺意外,意外的却不是阿彦喜欢上陈筠,而是:你们还没在一起啊?

阿彦莫名其妙:啥?你说啥?

兄弟问他:你看,陈筠虽然话少,但跟你说得最多。你虽然话多,但明知人家话少还要去招惹。喜欢一个人,可不就是这个样子?

阿彦顿悟,终于下定决心给陈筠回了消息过去。

他说:你跟他话太少了,不合适。要不,你还是喜欢我吧。以后你不想说的话,我替你说;你想说的话,就多和我说,我都听着呢。

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

最新期货交易信息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最新期货交易信息,上海最新期货交易,深圳最新期货交易,最新期货交易平台,期货交易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