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最新期货交易信息资讯额吉和她的羊
额吉和她的羊
2022-08-03

作者:王樵夫 来源:《意林》

额吉一眼就相中了那只羊。

那是一只老母羊,腿高腰长,毛色纯白柔顺。这羊好啊,能生好多羊羔子呢,额吉赞叹着,又说,可惜牙口还是大了点。

老母羊的脖子上拴着一根绳子。它东瞅瞅,西瞧瞧,紧张不安,不时地试图挣脱,可怜地发出求救般的叫声。额吉弯下腰摸着母羊,白色的羊毛像棉花一样在额吉手中开着,母羊慢慢安静下来,不再叫了。

卖羊人犹豫不决地把绳子递了过来。额吉一把抓住,唯恐卖羊人后悔似的。卖羊人再三嘱咐:你要是留着养,你就买走;要是买去杀,你就是给我一万块钱,我也不卖。卖羊人的心情有些落寞,念叨着,养了这么多年的羊。

母羊好像听懂了他们的话,慢慢转过头来,看着卖羊人,卖羊人不看它,仰起脸,阳光雨水一样洒下来。

额吉抹着眼睛,牵起母羊,母羊温驯地跟着。额吉心里遗憾,这只羊,就是老了点,否则还能生几年好羊羔。

母羊却没让额吉失望,它一胎最少时生一只,最多时生两三只,生的羊羔个个漂亮。

母羊生小羊羔的时候,会离开羊群,寻找一个僻静处趴在地上,一会儿它又趔趄着站了起来,表情痛苦而焦急,晃晃悠悠地转半圈,然后又趴在地上。额吉总是能找到躲起来的母羊,她跪在母羊身边,抚摩着它的肚子,母羊头抵着额吉的膝盖,四腿伸直,浑身用力,小羊的头一点一点露了出来。额吉“哦哟,哦哟”地唤着,那羊羔轻轻落在了地上。老母羊硬撑着站起来,一边闻,一边舔着浑身湿漉漉的小羊。舔了一会儿小羊,母羊又趴在地上,第二只、第三只小羊都生了下来,额吉用手摸着舔干净的小羊,脸上的表情和老母羊一样,安详幸福。

母羊每胎的头生子,长得最壮,被额吉唤为“老大”。每天早晨太阳刚刚照到院子里时,这三个小家伙就开始了“晨练”,满院子撒欢奔跑,把一个小院闹腾得生机勃勃。

“老大”,额吉一喊,头生的小羊羔就立刻停下来,扭头瞅着额吉。如果额吉在院子里坐着,“老大”会立即跑过来,用嘴闻闻额吉的衣服,或者是用头顶一下额吉。这时,额吉就会放下手里的活,把它抱起来,放在膝盖上,它会闻闻额吉的手,或者抬起脸,舔舔额吉的脸,不一会儿,就把头歪在额吉的怀里,睡着了。

有一天,突然传来母羊异样的叫声,吓得额吉赶紧跑出去,发现母羊警觉地站在院子里,它看了额吉一眼,犯了错似的低下头吃草。额吉转身回到屋里,母羊又大声地叫了起来,额吉再次折回院子,这才发现母羊孤零零的,原来它的三個孩子全跑出去了,所以才大声地叫了起来!额吉明白了,于是跑出去,把三只小羊羔给撵了回来,小羊羔撒着欢地跑了回来,母羊闻闻这个,嗅嗅那个,看着额吉,也不再叫了。

按照牧区养羊的习惯,一般母羊羔都会留下来养,公羊羔长到第二年就卖掉了。每年卖羊都是一件让额吉难过的事。这一年,夏天旱,秋天贮存的草太少,家里决定把小公羊卖掉。抓羊的时候,小公羊“咩咩”地拼命喊叫,母羊回头看看小公羊,又转过头来吃几口草,然后再转过头看看拼命挣扎的小公羊,从它的眼神和表情,额吉深切地感到此时的它只是以这种咀嚼的方式,来缓解心里撕裂般的痛苦。它知道它无法改变孩子们的命运,但它的心一定在痛、在流血,当小公羊被捆好扔上车后,母羊突然大叫起来,叫声惨烈,在院子里寻觅般地转来转去,眼神里满是不舍和无助……失去孩子们的头几天,母羊不吃不喝,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。

额吉最懂母羊的心,她从园子里薅了一棵白菜,母羊只是吃了几口,就耷拉下头,神情恹恹的。

那几天,刚好有一只羊生下羔就死了。如何把这两只羊羔奶大,成了大问题。额吉刚把它放到地上,小羊羔仿佛找到依靠似的,趔趄着跑向额吉,嘴不住地往额吉的腿上拱,一副饿急了的样子。额吉的心软了,复又把小羊羔抱了起来。小羊羔把鼻子伸向额吉,在额吉的手心里轻轻地闻了闻,然后又轻轻地舔了舔。

在它舔额吉的手心的时候,一种热乎乎、痒酥酥的感觉奇怪地传到额吉的全身。一瞬间,额吉感觉到她的生命和怀里这幼小的生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她紧紧抱着小羊羔。额吉的脸偎着小羊羔的脸,痒痒的、暖暖的,有泪水顺着这两张脸的夹缝流下。

额吉决定把两只小羊羔认给老母羊。她把它们抱到老母羊身边吃奶,母羊犹豫着,反复嗅着两只小羊羔。额吉把两只饿疯了的小羊羔塞在老母羊怀里,然后抚摸着抓挠着老母羊的脊梁,轻轻地唱了起来:

柴格,柴格,柴格。

你的白羔饿得慌吧!

你快发发软心肠吧!

柴格,柴格,柴格。

你的婴羔饿得慌吧!

你快发发慈悲心吧!

柴格,柴格,柴格。

突然老母羊的后腿撇开了,那两只羊羔欢实地叼住了奶头。

一天天地,小羊羔长大了,晚上从山上回来,总是抢先跑回院子,跑到额吉的身边,围着额吉转,或者像小时一样蹭额吉的裤脚。我们都说,这些羊,像额吉的孩子,懂额吉的心思。

杀羊那天的早饭吃得无聊极了。全家人沉默不语。最后还是阿爸打破了沉默,他对一直低头吃饭的额吉说:到仓子里抓把料,最后喂喂它们吧!说完,阿爸从柜底掏出一把生锈的刀子,在一块磨石上磨了起来。

这把刀子好久没有用过了。刀子上的铁锈被磨了下来,随着水弯弯地流在了地下,蜿蜒着,像暗红色的凝血。

秋天的天空变得特别稀薄,云也一丝一缕的,尤其是昨晚的一场雨,早晨起来,秋草上凝成了一层白霜。

额吉走出去,外面有浸入骨髓的冷。

宰羊是要给人送礼,所以要挑最大的、最肥的。阿爸面无表情地说,就那几只吧。就它们肥!

阿爸说的那几只,就是额吉最爱的那几只。

“你生不为罪过,我生不为挨饿,原谅我吧!”巴图叔叔是杀羊的好手,他年轻时就操刀杀羊宰牛,他每次杀羊宰牛都这样念叨。

只见巴图叔叔熟练地把羊的四个蹄子交叉地捆在一起,用膝盖顶着挣扎的羊,左手摁着羊的头,右手手起刀落,刀子不偏不倚,正好从羊的下颌捅过,一股鲜红的血便窜了出来,羊无力地蹬了几下腿,惨叫声戛然而止。

老母羊被拴在院子里的木桩上。它一直不敢正视杀羊的整个过程,它惨叫着,拼命地拽着缰绳,脖子都被绳子勒出了血,连它的叫声里仿佛都渗透着斑斑血迹。

阿爸把一根木柴棒子拖进屋,对正在烧水的额吉说:那只老母羊哭了,淌眼泪呢……

额吉一听,眼泪也流出来了。从第一只羊被抓住,额吉就没有出去。她不敢看到那一幕。

巴图叔叔对额吉说,一只羊被宰杀了,会有另外一只羊生下来,它们的生命循环往复,永无休止。被宰杀吃掉,只不过是羊的生命循环往复的一种方式。巴图叔叔说得非常轻松,羊生不为罪过,人生不为挨饿。世上的事,就是这样简单。

那只老母羊还是被拽了过来。它竭力向后挣脱着。巴图叔叔拿着刀子走了过来,刀子的锋芒刺伤了老母羊的眼睛。

老母羊用乞求的眼神望着执刀而来的巴图叔叔。原来还在抗拒、挣脱的身躯变得瑟瑟发抖。它知道无法抗拒死亡的命运。

但是,随着老母羊的腹腔在刀刃下逐渐划开,巴图叔叔手中的刀掉在地上……原来在老母羊的肚子里,静静地躺着三只快要出生的小羊。巴图叔叔恍然大悟,为什么老母羊要流泪,它是在求人留下自己的生命,以保全腹中小羊的生命啊!

额吉在山坡上挖了个坑,将那三只没出生的小羊掩埋了……

厨房里热气氤氲,孩子们兴高采烈,等待一场羊肉盛宴,可是额吉却蹲在灶膛前,默默地流着眼泪……

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

最新期货交易信息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最新期货交易信息,上海最新期货交易,深圳最新期货交易,最新期货交易平台,期货交易平台